Library‎ > ‎

》》Delivery and sonraise day by day

below contents are shifted from blogs, language is not that formal, please just bear with it, if you would like to read on.
very precious, 1st hand milking experience, as well as delivery diary.

生产小传和小猪喂养经验 (1)
昔日曾是论坛常客,但是有了小嘟之后,工作和照顾小嘟的双重心理重担下,我基本上就从论坛消失踪影了。现在又一下怀了老二老三,又辞了工,顿时成了世上最闲之人,又来冒泡了。现在就来分享一下两年的经验和教训。
生产:
小嘟继承妈妈爱迟到的特性,过了预产期还迟迟没动静。头转下来了,但是在妈妈肚肚里高居不下,人家临产都是宝宝下沉,而我们这位根本就没这动向。预产期那天巨型准妈妈我去医院做B超,医生看了看屏幕沉重地告诉我肚里已经没有空间了,不能再拖下去了,过三天如果还没动静就来催产。于是我就回家老老实实地等那传说中的见红,破水。没动静。

没办法,到了预约的那天,凌晨六点,我和老公就提着小包袱到医院报道了。大概八点钟,医生就给了个药片塞到下面,说是过几个小时就会见红了。过了不久,腰疼开始了,又高兴又害怕我和老公就按医生指示在走廊里慢慢踱步,希望可以快点到那惊喜时刻。可是没不久,一点动静也没啦。现在想想我那身体可真皮实,什么药都刀枪不入呀,事实证明我真的比别人钝:连麻药都对我没用,最后连吗啡都用上了,在他割俺肚皮一半时,我还掐住了医生的手 -- 要求他缝针缝得要美一点。他大概给这有攻击性的鱼肉吓了够呛。

没见红,没破水,过了24小时,第二天八点,医生就建议打催产针。那就打呗,我们还能说什么?反正鱼肉的意见也没价值。
打了十个小时,催产针剂量增加到了最初剂量的20倍,contraction 有了,但是就是没破水,于是俩年轻医生进来人工破水,感觉真是很别扭。

破水俩小时后,还是一如既往的宫缩,没啥可记得,痛也没怎么痛,痒也没怎么痒,宝宝还是高高在上,老公讲宝宝一定是喜欢妈妈的肚肚,抓着妈妈的肠子不肯出来。其间我还陪老公看了一半电影,一个科幻片一样的奇怪的东西,只是麻药打得我恍恍惚惚,时睡时醒,不怎么记得内容了,后来医生又跑过来告诉我们:宝宝心跳很好,胎动也很正常,我的一切血压啥的也没问题,可是就是怕里面的羊水不够宝宝可能缺氧,建议剖腹。我和老公看看对方,我问了个问题:那能等几个小时吗?这时候剖腹他就会是个愚人节宝宝了。医生似乎被我的问题吓倒了,问了我一句:”are you kidding?”我实际上很想说我很认真的,轻易不开玩笑的,但是看到医生的脸,还是乖乖的做了个识时务的鱼肉。

于是麻药给瞬间加量,我给换上了一件鱼肉特制服装。本来很快乐的我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害怕多愁善感起来,浑身战抖地象打摆子,眼泪止不住地流,拉着老公告诉他万一我死了就把宝宝给我爸爸妈妈——我才不相信任何男人能守得住寡,不管他再爱他前老婆;而我爸爸妈妈俩教授,只有我一个孩子,他们又都才50多岁,比我还健康,工资一大把,养个小孩到20岁成人没有什么风险,再加上我老公周济一点,那小日子绝对没差——所以在我瞬间分析之下,得出了我的临时“遗言”。老公开始看我那怪样还要笑我,可是看我给推进手术室真正成“鱼肉”态时,尤其是他给拒之门外后,那个没心没肺的天踏下来也没啥的乐天派就在医院的走廊里放声大哭起来——后来他告诉俺,那是给我吓得。

而我那时侯又在担心其他的事了:看手术室里的几个人一遍,我对那个最象医生的人叮嘱:要横切,不要把伤口缝得太丑了!医生信誓旦旦:别担心,我保证你以后能穿三点式!瞧,这就是华语医生的优势,以三点式来量化地保证被切割的人的美丽。不错!

不过我没料到的是:缝俺肚皮时是俩医生,针线都不错,就是俩人接头接得有点错巴——平生第一次上手术台挨刀俺哪料到这码事呀?看来下次一定要叮嘱全了。在我挨了吗啡还掐了医生两三次之后,我听到了一个护士惊呼:“他眼睛睁着呢!”那时好像他们刚刚把鱼肉肚皮切开,小嘟刚刚露出头,就用美丽的大眼睛盯了护士一下,吓他们一跳。然后就很快了:不一会,一声洪亮的大哭象征性地啊了十几秒钟,小嘟就给举到了我面前,我清楚地记得他澄静地大眼睛平静地盯着我看,然后护士又给我看他的小弟弟,唯一的印象就是:那小tip咋那么黑呢?然后护士又让我检查小嘟小脚腕上的名牌是否我的,核对无误后就拎着小嘟见那个被遗忘的老爸去了。后来老公告诉我,小嘟看到他时不知为什么很愤怒的样子,大哭得成个愤怒的小黑人。而老公第一句就问护士:这是我儿子吗?怎么这么黑呀?护士很专业地给他看了儿子的标签,告诉他妈妈都认了这个儿子了,肯定没错。然后护士很温馨地提示:要不要抱抱你儿子?老公看看吵吵的愤怒的小黑人,连抱都没抱就直接拒绝了。幸好他还没给冲昏头,记得给愤怒的小愤青留了个影。现在我看那照片,小嘟那是哭得脸红得发黑,根本不是底子黑。于是小嘟给拎到宝宝集体宿舍喝奶睡觉去了,老妈还在缝针,老爸继续在深夜十二点空无一人的走廊上等待老婆,结果没等到老婆,等到了一包热呼呼的胎盘,走廊的灯就那么一闪一闪地,差点没把我老公吓出个好歹来,可是我那可爱地老公还是坚持咬紧牙关等了下去——结果还是没等到,因为老婆血氧过低,直接走捷径进了特别监护室。

我是没觉到什么,从头到尾没人给我讲什么,我是从屏幕上一堆的数字变化和监护护士的时不时的紧张反应,对照隔壁床的人的读数总结出来:好像一个数低到90以下,那护士就着急,而我的数一直在80多打转。隔壁的数一直是97,98的。我开始还想和护士从理论上讨论一下这个的数据的东西想多了解一下,结果护士根本不理我:好像缺氧的人不该多说话。后来老公溜了进来给我看看给小愤青拍的照片:原来后来他又溜去了宝宝宿舍一趟,见到了吃饱喝足的小嘟,那时的小嘟粉粉白白的,快乐地睡着了,照片上嘴边还有点笑呢。于是老爸这时才抱了一抱他儿子,结果一会就嫌重又放下了便跑来看老婆。小嘟确实也不怎么轻,生下来4.4公斤,连喂奶的护士都喊喂完了手痛。后来我才知道,在剖腹前,其实医生偷偷跟我老公讲过他摸着宝宝脑袋特大,以为宝宝脑袋肿了,所以才建议剖腹的。而实际上见到宝宝之后才知道宝宝本来就是个大个头,哪儿也没肿。可能小嘟早有自知先见之明,知道自己无论如何也顺产生不出,就以逸待劳高高地等着云开见月明了吧?可惜老妈的肚皮是那片可怜的云。于是生产大计就完成了。

(3)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肥,小嘟一平躺就打小呼噜,医生检查后还发现他的心脏上还有小孔没合上,所以医生特地提醒我喂奶后如果平躺可能会呼吸困难甚至会窒息。作为妈妈,我当然不会让这种事出到我儿子身上,于是从出院的第一天晚上到满月,小嘟都是在妈妈怀里睡的:趴在奶奶上,头自然的处于最高位置,从来没呼吸的隐患,奶奶喝完就流到小肚肚里去,一点都不浪费,更不用担心它跑出正常轨道去导致窒息了。而妈妈就苦了一点,晚上从来就没躺下过,就是靠着床头半睡半醒:生怕小嘟的小鼻子给埋到奶奶里堵住了。结果小嘟一路健健康康地过到了满月。那小膘儿上得有朋友看了后就发了个麦可林的照片给我,而另一个朋友就说小嘟长得特象蜡笔小新。

因为肥,小嘟还有另外个苦恼:皮肤层数太多,肥肉隐藏处变得红红的。妈妈不懂,就不停地用淡盐水给嘟嘟洗,结果越洗越红,小嫩皮都成红盔甲般硬了——医生给的药膏pi用没有!结果这时妈妈平时在宝贝论坛看到的一个帖子的偏方蹦入脑中:温麻油抹,抹后呆会再冲去。真的见效,两三天就见效了。于是这黑麻油就成了小嘟每天全身按摩的专用油,一直到一岁,皮肤没出过任何问题。副作用就是小嘟身上一直都会有淡淡的麻油香。

其他就没什么大事了,然后就很快乐的快快的长大,四个月吃附食(妈妈用绿豆沙混胡萝卜汁,加蛋黄做地颜色怪异的糊糊),五六个月就爬得飕飕地,九个月就自己站起来摇摇晃晃地走路了。十二个月的时候已经可以双脚跳,自己在地上转圈玩提溜转了,当然那时已经会喊妈妈,会说妈妈抱抱,当妈妈下班回来后会帮妈妈把鞋子放到门口鞋架上。——他一岁生日蛋糕是自己吃的:先把蛋糕上的巧克力吃完后再吃水果,整个过程包括他自己分给每个上前讨蛋糕的人(爸爸,妈妈,姥爷还有家里的阿姨)都没把自己的脸和衣服弄脏。他两岁生日买的是同样的蛋糕,他以同样的顺序先把所有的巧克力挑光干掉,然后开始吃草莓,然后黄桃,芒果。

结果从那之后半年多就没什么大进展,可能跟做妈妈的我频繁的长时间出差有关:语言没大进步——爸爸,妈妈,抱抱就满足了他大部分语言需求。不过学会了几句日常用语:

(妈妈问:ladu, do you lovemommy? ) 回答是:yes, I do. 后来他还自己在后面加上了:mommy love ladu… 看来不想吃亏。

-(问:what is mommy name?XXX,答案正确;爸爸和ladu的名字也都能正确回答。

-不过从他一岁开始我们就一直教他的自己的年纪总是出错:(问:ladu,how old are you?)回答是:Du (two)!不管我们怎么纠正,从不改口。而后来他两岁后我们教他把one改称two 之后,他每次的回答都是:three.我就常常自己瞎想是不是这小家伙在我肚里不是呆了十个半月,而是24个月呀?而前提是他自己在我肚里就能计时了。

一岁半时我跟老公去西藏玩,就把小嘟扔给了外公外婆,没想到一个月之后再见小嘟,竟然成了一小话涝:几乎是五个字以下的话都可以一遍就学会。什么:中国山东,中国新闻,小姥姥,小爷爷,坐飞机,坐火车,黄金搭档

并且啥事都记得清楚:在家里呆的时候,有一次小嘟不听小姥爷的话硬是要打开开水瓶看里面有什么好吃的,小爷爷不得不抢救现场,小嘟就把小爷爷的手给烫了。后来小嘟回到妈妈家后,一次跟小爷爷skype小嘟就喊:“小爷爷,手!”小爷爷就问啦:“小爷爷手怎么啦?是不是烫伤啦?是谁干的呀?”小嘟就回答:“ladu!”估计是想告诉小爷爷:上次,ladu把小爷爷手烫伤啦,现在咋样啦?小爷爷很高兴,估计觉得这小外孙还记得自己干了个小坏事,自己能承认,事后还记得关心伤者。

所以爷爷姥姥,小爷爷小姥姥都盼着小嘟妈妈可以快点再生几个,他们就可以顺势把小嘟要过中国去喂养了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