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brary‎ > ‎

>> Breast feeding day by day

醉奶记(1)-有奶啦

怀孕之前,从没打算要小孩,总觉得自己担不起沉甸甸的那两个字:母亲。所以从来就是刻意的避开这个话题。可是,也许是冥冥中自有注定,在跟老公游完香港的大卧佛时,从台阶上一步步下来时,突然莫名其妙地奇发异想:如果有宝宝的话,还没出生他就拜过佛了! 这是从来没有过的想法,就这样突然在脑中想起。而三个月之后,当意外地确定了已怀孕三个月时,才突然回想起来,三个月之前宝宝已在妈妈肚里拜过佛了。自从怀孕伊始,激烈的思想斗争就没有停过:妈妈要工作,宝宝生下来谁带?宝宝的爷爷姥姥公公婆婆都不在身边,在三个不同的国度,能指望他们吗?或是请全职保姆,可是她能疼宝宝吗?思想斗争还没尘埃落定,现实问题就来了:妈妈体重增得飞快,控制都控制不住,爱美的妈妈可就犯了愁:不吃吧,怕宝宝挨饿,吃吧,又怕长起来的肥肉就顽固的落地生根下去了,怎么办?妈妈就开始想:算了吧,吃点不是太腻的东西,吃点水果吧!结果试验的第一天,就少吃了一餐,差点昏倒在客厅里!被老公骂了一顿后,再也不敢了,于是就放开量地吃起来,到了临产,竟然长了30公斤!宝宝出世就证明了妈妈餐餐通吃的优势:宝宝出世就4.4公斤,身强体壮,哭声洪亮。连经验丰富的护士阿姨也讲很少见到这么大的宝宝,抱他抱得手臂都疼。问题也来了,宝宝食量很好,跟体重成正比。菜鸟妈妈根本不知如何搞定这只饥饿的小东东。不顾剖腹的痛,第二天就抱起宝宝来试着喂奶。吮着没一滴水的乳头,小家伙也不挑剔,勤勤肯肯的努力地吸。倒是过了一会,菜鸟妈妈就先抑制不了满腹的歉意,将宝宝送回到护士阿姨的手里,让宝宝喝点瓶奶压压饥。宝宝喝饱了,就睡了。过了几个小时,宝宝还没来找妈妈,妈妈就有问题了:宝宝吸过的奶奶好涨,好痛,涨得一个包一个包的,从外边看昔日美丽的乳房都横起来了,而另外一边宝宝没碰过的奶奶还静悄悄地趴在那里,一脸无辜的样子。没办法,立即将宝宝从阿姨那里讨来,按着小狗头喝奶。小狗狗倒是很合作,小嘴一张,“吧得“一下就挂到了奶奶上,吧吧地吸起来。嘴巴虽小,吸力却强劲,一次次的长鲸吸水造成了一次次真空的小宇宙,疼得妈妈呲牙咧嘴,“美“不胜收。没办法,换换边吧,小家伙也不讲究,挂上就吧吧地工作起来 --可惜里边没料。第二天,两边奶奶都涨得横起来了,乳头却给吸起了血泡。那疼可是不同凡响:奶奶一直钝钝地痛,连两只手臂都没地方放似的不舒服;而乳头就象针扎得一样,稍微碰到点东西就痛的有冲到洗手间尿尿的冲动。所以总的情形就是,有奶,很多,但是不通;而让宝宝吸,又急又快地吸得乳头都肿得木了,这可怎么办?这时候老公出面了,反正有任何我解决不了的问题都找他,而他也不管什么问题都能迎刃而解。这次也不例外。老公的方法很简单,不通,就吸呗;快吸肿,就慢吸呗...结果持续地,有规律,有计划地,每次一个多小时,大概花了两天,通了!奶水象止不住的自来水,源源不断地流起来。白日黑夜,隔两个小时,就自动开始流,流得还很急,躺着经常呛得小狗狗直逃,没办法,只能抱着蜡烛包喂。但是,最重要的,有奶了,而且,通了!
醉奶记(2)-三陪妈妈

自从奶站开业,唯一的小顾客就给伺候得象个小皇帝。每天我都24小时随伺在他眼前。决心作好“三陪“工作,从小给他培养起好的生活习惯。

每当他难得地睁开那美丽的大眼睛(实际上肿眼泡肿得象个小金鱼),我就马上展开浑身解数对他轻言细语,唱歌念诗,无论何时,开口先微笑,没事还得给他伸伸腿做做操;而只要看到小家伙一开口觅食(小嘴翘起呈O状,四处乱撞)——等的就是这一刻 ——立即将奶头送上。

大概从两个多月的时候,小家伙就很有经验,很专业了:奶头叼到口里,有技巧地轻轻地吸几下,然后就停止吮吸等奶水几秒钟之后自动地流出来;这期间他有时候就含着奶头等,有时就抬起头来,看着我的脸,露出个甜甜的微笑,然后用他的语言和我讲话:喔~,啊哦噢… 语音和语调都是相同的,不知为何,我总感觉他在告诉我:哎呀,刚才好渴呀,喝了两口就好多了… 

这时候,喷乳就开始了,我就将奶头塞到他嘴里,有时他自己会叼上,于是小家伙就咕嘟咕嘟一阵狂吸,小肚就眼看着鼓起来了。当然,有时候他中途也会放下奶头,再聊几句,可看到奶水象小喷泉似的溅到他脸上,我就不由得他废话,一下又用奶头堵住了他的嘴巴。

喝着喝着,他小肚子就翘起来了,而奶奶就瘪下去了。等他最终饱了后,他就会自己吐出奶头,紧闭小嘴巴,头一偏,睡得叫都叫不醒了。

用老公的话讲, 叫:醉啦!

真的醉了,叫都叫不醒,你摇他,他眼皮都不动,你拿起他的手,放下,就直接软绵绵的掉下去了。这时看着他熟睡的小脸,抱着他软软的小身子,你会感觉你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过上一两个小时,小皇上就醒了。这时他通常会先很沉静的看看四周,然后找东西来玩。如果这时候妈妈在身边,妈妈就成了最好的伙伴;而如果这时他还在妈妈怀里,那两个奶奶头就成了他最好的玩具。他会试着用手指捏奶头,如果捏到了,就揪住往外拉;有时候有点饿,打打牙祭时,还会叼住奶头,然后用两只小手揪住奶奶往外拉,两只小眼睛就盯着露在外边的一点乳晕看拉伸效果,就整个成个斗鸡眼。有时候不太饿时,还会吸住奶头,往外拉,然后突然一放,会发出嘣的一声响,然后再回来,重复先前动作。几个游戏交叉进行,玩得不亦乐乎。这都是他两三个月时的游戏,后来随着他四五个月行动能力加强,游戏自动升级:当他开始连滚带爬时,经常会连滚带爬加翻身挪动到我身边,如果我正躺着,而奶奶又露在外边,他会撑起身子,俯视片刻,然后一头栽到我身上,而嘴巴正罩在奶奶头上,吸几下之后,又放开,连滚带爬地玩起来。

时间就这样慢慢地过去了。而这整个时候,只有两个字可以形容你的感觉:幸福!

断奶记

 
哺乳是件幸福的事,宝宝喜欢,妈妈也轻松。可是对于一个大部分时间在出差的妈妈来讲,这可是个极大的挑战:每次出差,必备的行李是比笔记本电脑还大的泵泵,跟个行李箱一般大的恒温箱(可以装15到20瓶矿泉水瓶和不计其数的冰);每天要比平时早起40分钟,晚睡一个小时,为的就是那一天两次的泵奶;运输时的每个环节都得想到,要避免超过两个小时的高温/室温,坐飞机时一定要把奶放在托运行李里,而不能随身带--因为机仓温度高;更难受的就是得忍受别人好奇的目光--尤其是在要酒店的服务生帮忙将奶冻在冰柜时,还得给他们解释要冰冻而不是冷藏。有几次,真的想放弃了,真的很累。可是一想起宝宝快乐吃奶奶的小脸蛋,更怕万一宝宝生病或长牙不爱喝奶瓶而营养不良,我就牙一咬坚持了12个月,就为保住宝宝的这个备用奶源 -- 幸好我奶量一直充足,即使一个礼拜没有喂奶,只是早晚泵两次,奶量还能最少维持在一升以上。
从六七个月开始我就频频出差,每次都在10天左右,而回来在家呆3到5天,又得飞。可是每次回来,就那有限的几天里,宝宝就能赖着我不肯吃奶瓶,我也觉得所有的辛苦都值得了。这可能也是虽然我大部分时间不在家,而宝宝还是和我最亲的原因吧。可是也由于我长时间不在家,所以宝宝也习惯了,不是离了奶奶就不行:我在的时候他可以小资一把,讲讲喝奶奶的情调--非妈妈奶奶不喝;而我不在时他也瓶瓶来者不拒。这就让我们的断奶行动大为方便。满12个月之后,我就没有再刻意地去泵奶,而宝宝过来喝也没将其驱逐出境,就这样奶量就降的很低了。很多次,宝宝跑过来喝两口没东西,他就又跑一边去玩了,玩一会再过来试试,如此反复,乐此不疲。曾经几次我主动招呼他:“宝宝,来喝奶奶!”他兴冲冲地跑过来,从某个角度趴上来吸两口,没东西,他就疑惑地吐出来,用手拽一下,疑惑地看看,然后再吸吸试试--重复几次后,他会抬头看我,用一个大大的微笑。那小表情,十足在讲:妈妈,你把奶奶藏起来啦?我就知道你在和我捉迷藏!可是要睡觉时,即使把没什么内容的奶奶含在嘴里,他也吃的满头大汗,十分投入,吧嗒吧嗒,格外香甜,就这样,5分钟就睡的甜甜的了。前一段时间,妈妈在国内想外孙,所以把他送回去来两个月,现在已经20多天了,也没再泵奶,宝宝的奶奶记就这样划上个完美的句号了吧。
Comments